媒体:江苏徐州小学动工前已知有地面塌陷隐患

原标题:教学楼为何建在“采空塌陷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实习生 李攀《来源:中青在线》(2016年05月11日04版)

如果不是看到政府公布的“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柳新镇魏庄小学校长韩明(化名)可能还不知道学校处于“采空地面塌陷区”。

5月9日,徐州市国土资源局联合相关部门举行“防灾减灾日”纪念活动,公布了“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该信息显示,21个地方属于“采空地面塌陷”,有两所小学列入其中,分别是铜山区柳新镇魏庄小学和铜山区柳新镇实验小学。

有关“采空地面塌陷”的危险早有警示。

一份2006年由铜山国土部门出具的资料显示,采空地面塌陷是人类采矿活动造成的。地面塌陷直接破坏地表附属物,毁坏农田,破坏地表景观,造成道路、桥梁、水利设施、管线等基础设施失效,造成房屋开裂甚至倒塌,严重的可能造成人员伤亡。

尽管如此,2008年,魏庄小学新建了3层教学楼。不久,教学楼被确定为“危楼”,所有小学生都禁止入内。而另一所实验小学也在2011年建了一幢新楼。

校园里的“危房”

韩明所在的魏庄小学有5个年级,共406人;柳新镇实验小学有2100人。

他们所在的柳新镇是苏北著名的工业强镇,2004年财政收入首次突破亿元大关,成为苏北历史上第一个财政收入超亿元的镇。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深埋于地下的“黑金”。

5月10日,魏庄村的一个村民指着小学门口绿油油的农田说:“这里曾经都是煤矿。”

魏庄小学共有两栋教学楼,主教学楼建于2006年,另一栋建于2008年。据韩明介绍,教学楼都是村大队筹资建设的。

相比于主教学楼,另一栋教学楼要冷清许多。3层楼房,目前只有一层的几间房子暂时作为教师办公室;二三层的多媒体教室、音乐教室门口的锁都已生锈。学校的一名教师说:“这个现在是危楼,不能用了。”

站在教学楼东侧可以看到该楼房已经倾斜。每层的通道和房梁上有多处开裂,3层通道上,有一半通道整个向下倾斜。该名老师说,后来上级教育部门找到检测机构,最终建议楼房不再使用。

当然,对于教学楼的质量问题,柳新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可能建筑质量不过关。

柳新镇实验小学位于柳新镇,占地30亩。在校园操场附近,铜山区国土资源局立了一块“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标识。该校有一栋教学楼新建于2011年。据该校一名负责老师介绍,大楼新建之前原有3层教学楼,教学楼的墙壁和梁上开裂。学校担心有危险,但检测后发现其不属于危楼。但最终原教学楼被拆除,后来又专门建了一栋新教学楼。

早在多年前,该校就有“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标识,学校定期向铜山国土部门上报房屋开裂情况等信息。

有学校处于“巨型塌陷区”

魏庄小学的教学楼由当地施工队承建,但学校未出具地表沉降监测报告。

记者获得《铜山县地质灾害防治规划(2006-2020年)》(2010年,铜山县改为铜山区——记者注),该规划显示,据调查,铜山采空地面塌陷面积现状达79.96平方公里,在平面上分为12片,其中夹河煤矿——垞城煤矿塌陷区属于巨型塌陷。魏庄小学就属于垞城煤矿。

该资料显示,采空地面塌陷是铜山最普遍、最严重的矿山地质灾害。铜山地下开采煤等大中型矿山全部采用冒落式开采,即矿石采出后,采空区顶板全部垮落。因此,所有地下采矿区均产生地面塌陷或存在地面塌陷隐患。

该资料还介绍,对正在开采和将来开采的煤矿区来说,采空地面塌陷是必然发生的。对已塌陷区而言,往往还有一定的残余变形,如果受到外界因素扰动后,有发生活化塌陷的可能。

多年来,当地百姓对“采空塌陷”多有投诉纠纷,当地政府也不断组织迁移。当时数据显示,柳新等4个镇因灾迁移41个村庄,迁移人口约两万人,有14个村庄4834户居民房屋出现严重开裂,受灾人口达14850人,居民房屋大多已成危房,每年雨季都有不少房屋倒塌,危险性极大。

据韩明介绍,由于铁路规划覆盖现校址,学校将于2017年前后整校搬迁。

柳新镇实验小学向记者出示了《徐州市铜山县柳新镇部分地表沉降监测报告》,该报告的时间为2009年8月,由中国矿业大学开采损害防护研究所出具。

报告指出,2003年4月,铜山县柳新镇部分居民房屋及部分工厂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附近有徐州市天能集团柳新煤矿。对房屋裂缝原因,双方存在争议,责任不清。实测资料表明,该区在2009年5月29日至8月1日的两个多月内没有下沉。

柳新镇实验小学的崔校长表示,有了这份报告,他们放心盖楼。但他坦言,他并不知道学校地下的真实情况,“这些都是煤矿企业的秘密”。有老师介绍,地下有50公分的高夯道,但具体离地面有多深,他也不知情。

“在采空地面建房,要视具体条件而定”

5月10日,徐州市国土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布的“徐州市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信息”是省级隐患点。经过拉网式排除,确定不同级别隐患点。

隐患点分为省、市、县3类,省级隐患点最严重。国土部门对他们进行定期观测,遇到风险会有紧急预案。目前,他们在墙壁上都安装裂缝警报器,定期收集“明白书”。

该负责人介绍,与石膏矿等一塌陷就是“天坑”不同,煤矿区的塌陷速度很缓慢,一年塌陷1~2毫米。“不是所有采空区都不能建设,选址前可以进行建设用地适宜性评价”。

中国矿业大学环境与测绘学院教授邓喀中说,在采空地面建房,要视具体条件而定,包括开采深度、厚度和方法等,但没有统一标准,因为每个地方的状况不同,要因地制宜。如果在开采以后建,要事先评估造成塌陷可能性大小,以及是否会造成建筑物损坏。建筑物结构也很重要,比如建筑物的高度、质量等因素。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玉林认为,在采煤塌陷区建教学楼是地方政府的失职。“学校开始建楼时就应该规划好,进行地质调查,应考虑到可能存在的问题。”张玉林称,既然已经建了,要么拆除,要么回填,但要衡量投入成本,并要考虑到学校的位置和学生上学的方便性等综合因素。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平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