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社区遇塌方式腐败:居委会主任单笔贪5千万

西安一社区发生“塌方式腐败”两委成员全部涉嫌受贿亲属写联名信求情有居民拒签字 居委会主任单笔受贿5000万

2015年6月5日上午,陕西西安,雁塔区丈八街道东滩社区居委会办公楼在一个正常的工作日里,显得格外冷清。过去半年里,这个居委会一直是在没有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的情况下维持运转。

2014年12月19日,西安市纪委宣布,该居委会时任党支部书记刘保保、居委会主任于凡涉嫌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其中,于凡因单笔受贿5000万、涉案总金额高达1.2亿,成为“小官巨腐”的又一典型。

实际上,东滩社区居委会的问题还不止于此。根据官方披露,经查,该社区其他9名两委班子成员同样涉嫌受贿,发生“塌方式腐败”。

《法制晚报》记者实地采访获悉,在过去半年时间里,上述9人在被纪委、检察院“随叫随到”的同时,仍要到居委会上班。

对此,丈八街道办事处和雁塔区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均向法晚记者表示,目前案件尚在调查阶段,待整个案件调查结果出来后,如果上述9人中最终确认有人的确存在违法违纪问题,将按照党纪国法给予相应处理。

贪腐背后“盖大楼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2015年5月下旬,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于凡这一“小官巨腐”典型案例,震惊全国。

据报道,于凡案是雁塔区近年来查处的涉案金额最大的“小官贪腐”案件,可以称为“巨贪”:不仅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单笔受贿5000万元,而且作案手法十分隐蔽,利用自己所办企业,通过变更股东、伪造借款协议等方式掩盖犯罪事实。

自2014年12月被查至今已半年,如今已很难在东滩社区内找到于凡的“影子”。

法晚记者只在居委会办公楼二层会议室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墙上挂着的牌子上还有“于建军”这个名字,而于建军就是于凡(注:于建军2014年改名于凡)。

对于东滩社区的居民们来说,他们更熟悉的,也是于建军这个名字。

2011年以前,这里还叫东滩村。原来的村干部老王介绍,2005年,当时只有30多岁的于凡在东滩村换届选举时当选村长(主任),自此开始把持东滩大小事务。

2011年,随着城中村改造大潮,东滩村摇身一变成了东滩社区,于凡也成了社区居委会主任。

多位居民向法晚记者介绍,在过去近10年时间里,于凡是东滩真正的“一把手”,特别是村里的土地开发、回迁等事宜,都是他说了算。

李占喜(化名)等村民举例称,前几年于凡力主在社区北区大门附近建设一栋大楼,当时的党支部书记刘保保是反对的,但后来仍然建起来了,现在进驻了超市、饭店等。“按理说,这块土地是集体土地,可盖大楼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我们村民根本就不知情。”李占喜说。

官媒披露 收开发商5000万贿赂

“人太霸道,心太黑。”2015年6月3日上午,几名东滩社区的居民谈及于凡时,给出了上述评价。

村民们透露,于凡最大的问题就在村里那130多亩生活依托地的开发上。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按照西安市的要求,在城中村改造过程中,为了保障失地农民的权利,每户村民都留有一定面积的生活依托地,村委会可对其进行土地开发利用,收益由村民共享。其中,东滩村村民的生活依托地为132.37亩,毗邻西三环。

如今,其中的110亩左右已经建成锦尚名城小区,均价在6000多元/平方米。

东滩社区的村民们享受到开发所带来的所谓收益,是楼盘建好后给予村民按每人25平方米计算的房屋。如今,村民们在这个楼盘都有房子,大多已出租。

不过,这一收益在村民们看来,也是打了“折扣”的。“最开始于凡和村委会通知要开发这块生活依托地时,承诺我们的是每人按30平方米算,后来就变卦了。”

李占喜说,他曾与几位村民就生活依托地开发等问题向于凡提出质疑,并要求公开相关信息,但得到的只是一句怒吼:“你们凭啥问?”

在村民们看来,当年村里生活依托地的开发是于凡说了算,包括决定由哪个开发商来做。于凡和开发商到底有何交易,村民们称不了解,但提道:“我们的收益打了折扣,他却开上了豪车。”

《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于凡的确是在这片生活依托地开发时,在确定开发商环节,收受了开发商5000万元的“好处费”贿赂。此外,其还以“打价格差”等方式通过承揽土方、砂石、地材等工程项目获取非法利益。根据披露,于凡的总涉案金额为1.2亿元。

事后反应家属写联名信保于凡被拒

法晚记者在西安调查期间,先后有10多位村民透露,2014年12月底,即于凡被宣布接受调查后不久,于凡的亲属和居委会的人曾挨家挨户敲门,让村民们在一个本子上签字,说要写联名信保于凡。

一位居民向法晚记者透露,当时一个居委会的人让她在本子上签字,被她拒绝了。“我让她告诉我签这个字要干吗,对方说别管那么多,签字就是了。”这位村民说,“前一天就听邻居说这个事情,我肯定不会签。”

另一位居民告诉法晚记者,遇到于凡的亲属敲门,已知道联名信一事的她没有开门。

6月4日上午,于凡的大妈杨缠文证实,家里人的确曾搞过联名信。显然,它没起作用。今年3月,于凡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移送司法机关。

杨缠文还告诉记者,于凡是在官方宣布他被查几天前,被有关部门从小区内带走的。

当天,于凡正在社区内的健身广场上,有人来找,通知他到区里开会。上车后,于凡即被控制,家人此后再也未见过他。对于1.2亿涉案金额,杨缠文表示:“不敢说他当了村主任后一定是清白的,但这么多钱,包括他母亲在内,我们都不知情。”

杨缠文还透露,于凡这个名字是于建军在2014年改的,至于为何改名,她也不清楚。据了解,于凡案发后当地纪检部门曾试图找于凡的妻子了解情况,但发现其已“失联”。杨缠文则证实,于凡的儿子和妻子已在国外,案发至今未见过他们回来。

在东滩社区采访时,居民和于凡亲属均向法晚记者提及,于凡曾和开发商在楼盘开发后续问题上出现矛盾,此次出事很可能是被开发商举报。记者查询得知,负责该地块开发的是陕西某实业有限公司。

6月5日,记者先到锦尚名城售楼处,销售人员称不清楚于凡与开发商的事情。随后,记者又来到上述公司新的办公地点,发现已是人去楼空。随后,记者又找到该公司的一家股东公司,前台工作人员则以无人知情为由拒绝了采访要求。

塌方式腐败两委班子成员全接受调查

记者注意到,西安雁塔区纪委监察局有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东滩社区居委会的情况用了“塌方式腐败”这一个词来概括。

多名居民透露,包括刘保保、于凡在内,居委会此前共有11名两委班子成员,刘、于二人被查后,其他9人也都因涉嫌受贿接受过调查。

居委会的社区专职工作者向法晚记者证实,在过去半年时间里,这9人平日还在居委会正常上班,但已多次被纪委、检察院叫去接受调查。

雁塔区丈八街道办事处党政办的王主任向法晚记者证实,因为于凡案牵扯问题比较复杂,还在调查之中,因此这9人当时选举上来的“身份”依旧保留,目前的确也还在居委会工作。王主任同时表示,随着调查的进一步开展,将以最终结果为准,如果确认上述人员确有问题,将依照党纪国法进行相应处理。

雁塔区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于凡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已经移交至司法机关调查。对于东滩社区居委会(村委会)其他9名两委班子成员涉嫌受贿问题,该负责人亦表示,上述9人没有被采取强制措施,但确实在对他们依规依据调查。

6月5日下午,雁塔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向法晚记者证实,目前于凡案的确是在该院侦办。工作人员表示,案件处于侦办阶段,不便透露详情。

此外,法晚记者注意到,就在于凡等被查后的2015年2月,丈八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徐炳文,因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款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犯罪被查。而西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征地拆迁(城中村改造)第二办公室原党支部书记、副主任胡小芬,也因多次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犯罪,被开除党籍。而隶属于丈八街道的东滩社区,正是属于西安市高新区管委会征地拆迁第二办公室职责范围之内。

稿件统筹/朱顺忠文并摄/法制晚报深度记者王南发自陕西西安

东滩社区居委会办公楼墙上还有于建军这个名字。亲属称,于建军于2014年改名为于凡

东滩社区南区,指示牌上有东坤商贸公司。据工商信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于凡,其他10名股东均为东滩居委会两委班子成员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高考虽结束有些问题不吐不快

千千万万来到我面前的少年,走过那座桥,就挥手告别了故乡。正如段子所言,从此,故乡只余冬夏,再无春秋。纵使怀念,唯余乡愿。在你决意昂首奔跑,风一般越过我的这个夜晚。


牛市建立在一系列然并卵之上

遗憾的是,尽管成为了股神——然而这一切并没有卵用,这就是最近网上流行的一个词儿:然并卵。因为我不相信自己能够发意外之财,并能够对别人的实现发财梦保持淡定。但今天我读到一个故事,还是想分享给大家。


有一种爱无须别人理解

不要被“亲亲相隐”之类的伪伦理讨论所误导,那是键盘侠牵强附会的乱阐释,这不是会让父亲受到严惩的告密,而是一种提起注意的警示方式。也不要被“大义灭亲”之类的高调赞美所迷惑,这是把你和父亲对立起来的高级黑。


通过教育改变人生,有多难?

近日,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全国46所高校已启动农村学生专项招生。这些政策看上去让人眼红不已。然而来自学术界的研究,要缩窄贫富悬殊造成的教育机会落差,定向招生政策也许只回应了其中一小部分问题。“知识改变命运”,真的是这样吗?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官网登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