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秉国忆访美特别使命:阻断通向“台独”之路

原标题:戴秉国忆访美:我的“特别使命”——阻断通向“台独”之路

关于台湾问题,我们的那些话翻来覆去地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人家可能都听腻了。封一个“特使”头衔给我,我拿什么“特别”的话去跟人家谈呢?

近日,原国务委员戴秉国回忆录《战略对话》一书出版。

书中第三章“特别使命”,记录的是他2004年3月初,也就是3月20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作为中国政府特使,穿梭于美、德、法、日、俄间,向各方阐明对台立场的历史片段。本文为其访美记录,如今读来,依然有不少启发。

出发前:拿什么“特别”的话去谈?

出访前夕,我独自坐在外交部办公室里琢磨,去后该怎么谈呢?关于台湾问题,我们的那些话翻来覆去地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人家可能都听腻了。封一个“特使”头衔给我,我拿什么“特别”的话去跟人家谈呢?

我们过去的一般说法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错误信号。

而现在,我们必须向美方指明“台独”问题的紧迫性和现实性,让对方正视问题十分严重。如果美国仍然听之任之,不采取措施,那么台湾可能就要真正走向所谓“独立”了。到时候,美国人怎么办?是不是愿意跟中国人再打一仗呢?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政治拷问。

问题的要害与实质是,美方究竟是要“台独”还是要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美国是不是会为一小撮“台独”分子而与中国这样一个核大国兵戎相见?我看不见得。美国人民不愿意打仗,更不会为了一个所谓的“台独”与中国人打一场血仗。两个拥核大国爆发冲突,不只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的灾难。

这就要促使美国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把这个问题作为双方讨论的焦点明确下来。

戴秉国此次访问美国,一共安排了11场会谈、会见,见了国会、国务院、国防部的政要,还有一些前政要和知名学者。限于本文篇幅,选择三场有代表性的会谈。

会见学者:拔掉“定时炸弹”的“引信”

美国人时间观念强,喜欢开门见山,我们需要观点鲜明,在有限的时间里引起对方的兴趣、重视和关注。

3月8日,早餐后,我会见布热津斯基。他曾经是美国政府决策层内的关键人物,本人也是著名学者。我尽量听他讲。

在谈到台湾问题时,我说:“这始终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如果我们听任陈水扁继续胡闹,沿着‘台独’路线顽固地走下去,这必然会成为中美关系的一颗‘定时炸弹’。”

布热津斯基说:“世界上能够改变台湾现状的只有中国和美国。台湾当局很清楚,美国不支持‘台独’,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

我说:“希望中美双方共同努力,拔掉这颗‘定时炸弹’的‘引信’,堵死‘台独’之路。”

他说:“因应当前的台海局势,最明智的方法是保持克制和耐心。陈水扁那些人巴不得挑起中美对抗,好从中渔利。因此,中美双方都要防止被利用而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他接着说,“美国国内本来就有人把中国视为美国的威胁,如果处理不好,这些人会大肆散布诸如‘共产党中国’对付‘民主台湾’之类的论调。需要指出,这一类言论在美国国内还是很有煽动性的,中方要警觉。”

会见官员:“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

8日安排的第一场与政府官员的活动,是会见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凯利。我首先声明:“我不是来办交涉,也不是来吵架的。”

我说:“陈水扁的分裂活动在不断升级,‘台独’已成为我们面临的现实威胁。希望你们能够在布什总统讲话(美方反对单方面试图改变台湾现状的做法)的基础上再往前走一步,在反‘公投’、反‘台独’问题上发出更明确的声音。总之,美方不能再向‘台独’发出模糊甚至错误的信号了,必须坚决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

“阻断通向‘台独’的道路”是一句新话,这句话中方过去没讲过。在改革开放前,中国人对外交往不那么多,重要的话怎么对外国人讲,周总理都会教给我们。现在情况不同了,不可能有什么人把什么话全都预先教给我们,该讲的话要敢于讲。

我对凯利说:“中方要求美方明确发出反‘台独’的信号,是因为如果美方不这么做,‘台独’势力会以为无论他们干什么你们都会支持,都会兜底,因此可以为所欲为。两岸都是中国人,我们是最愿意以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但是,如果要搞‘台独’,我们就没有什么讨论的余地了。”

我还对他说:“台湾问题不是什么民主问题,也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制度问题,而是中国的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问题。即使是对政府有意见的中国人,他们中间很多人也赞成台湾与大陆统一,希望美方不要把这个问题当作意识形态的问题来对待。”

会见鹰派:蜂蜜与苍蝇拍

3月9日下午,我会见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美国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之一。

一见沃尔福威茨的面,我说:“你笑呵呵的,也不大像一个强硬派啊,外边都说你是个强硬派。”他一听笑了,说“你去给我辟辟谣吧。”玩笑过后,现场气氛就轻松多了。

谈到正题,我首先说:“中国不会同美国争当世界霸主,中国不是过去谋求霸权的苏联。”然后我问他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战略家,你怎么看当前的国际战略形势,特别是台湾海峡形势?”

沃尔福威茨说,中国人一直认为美国是拿台湾牵制中国,其实我们美国人绝不是这么认识的,也不是这个政策,台湾不是美国的“不沉的航空母舰”,美国也不想牵制中国。

他接着说:“英文里有语句俗语,说的是‘蜂蜜能比苍蝇拍捕获到更多的苍蝇’。你们应给台湾更多的甜头。”

我说:“我想,我们给台湾的蜂蜜已经非常多了。”

他说:“但是你们把苍蝇拍拿在手上。”

我说:“如果苍蝇不叮人、不吸血、不搞‘台独’,那么拍子是不会用的。”

他说:“但是,拍子在不断地扩大。”

我说:“关键是不搞‘台独’,外部力量也不要武装它,支持它搞‘台独’。我们每年给台湾很多甜头,如果不搞‘台独’,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它将会得到更大的好处。台湾的未来在大陆,在于同大陆的统一。”

他说:“除了武力统一这一点,我们在其他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对美国是有益的。”

我说:“台湾岛内有些人有一种错觉或者是幻想,认为无论他们做什么,你们美国人都会支持。即使搞‘台独’,你们也会支持,特别是美国军方会支持。你们需要打消他们这种念头。”

他说,“我们已经反复表明,美国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美中之间有许多共识,下次可以谈一谈分歧。”

思考:

这次访美对话给我一个深刻感受,就是当中美双方共同面对一个棘手的重大问题时,如果能够坐下来平心静气、推心置腹地深入交流与沟通,就可能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台湾问题本来是横在中美间的一个难题,但以此为契机,它恰恰启发了两个大国政治家的战略智慧,让双方真切感受到确有深入对话的必要,而中美两个大国如果真能开展这种具有战略性质的对话,那么将是在外交实践、机制上的一个重要的突破。

来源:上海观察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官网登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