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梅州谈拆迁经验:拆了5700间房零群访

今年65岁的叶标青,曾住梅州市梅江区芹洋村,那里作为泄洪区,每逢雨季,必然淹水。芹洋半岛被列入梅州扩容提质的重点区域后,叶标青第一个与工作队签署征拆协议,置换了3套位于市区、设施完善的安置房。从“拆迁户”变成“拆迁富”,发生在叶标青身上的故事,只是梅州在推进扩容提质中,征地拆迁的一个缩影。

去年,梅州市实施撤县改区的措施,进入扩容提质的发展快车道,容易引发社会矛盾的征地拆迁工作成为当地面临的首要问题。近日,南方报业联合采访团深入梅州市,探寻当地如何依法妥善解决征地拆迁难题,将大量矛盾化解在基层。

零违法强拆、零群体上访

5月5日,梅江区三角镇新塘村,被征拆的房屋逐步夷为平地,在这里将建成一座新城———江南新城。远眺梅江,对岸芹洋半岛品牌战略发展区、客家文化产业基地也在如火如荼进行中。2013年,随着梅县区、江南新城、兴宁新城区等快速推进,城区19个重大项目正在紧张推进。

新城的建设绕不开征地拆迁。如梅江区,去年共征收集体土地6600多亩、房屋5700多座,涉及25000多人。根据梅州市统计,面对如此艰巨的征拆任务,当地实现了零违规征收、零违法强拆、零群体上访。

征地拆迁,在不少地方曾被看做政府与民争利。梅州是如何做到稳定征拆的?

“建设江南新城带动城区扩容提质,都是为了改善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说。

新塘村邻近城区,但经济发展滞后。村里污水横流,大部分村民依然住在“握手楼”,一旦发生火灾,消防车都进不去。一河之隔的的芹洋村也面临同样问题。地势低洼,每到雨季必然淹水,梅江河堤建好后,又遭遇内涝,以致梅州至今还流传“有女不要嫁芹洋”的说法。

“城中村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何来幸福感?群众也不愿意生活在环境那么差的地方。”朱泽君说,梅州需要通过扩容提质,来改善城郊地区生活环境。

确保居民享受扩容提质的红利

进入金山街道办,好似进入楼盘的销售中心。在安置区选房展示厅里,摆一座模拟安置房的沙盘,一座新城栩栩如生。

整个芹洋半岛的征拆涉及芹洋村、福长村22个村民小组,3300余人。目前,土地附着物和集体土地基本完成征收,房屋签约率达97.5%,拆除房屋1113座。金山街道党工委书记姚文东介绍,已有1390户村民选定了1900多套安置房“最多的一户置换了8套房子!”

65岁的叶标青是第一个挑选安置房的,他做过建筑工,经过精心计算,按照补偿标准,他家的楼房可以置换3套安置房,被征房屋置换的价格每平方米约为4100元。

“按照这个价格,无论是从建筑成本,还是置换楼房的价格看,我都赚了!”叶标青说,因此他第一个与工作队签署征拆协议。

按照梅州市出台的相关规定,房屋征收采取产权置换和货币补偿两种办法。大部分拆迁户选择产权置换,以江南新城为例,三处安置房所在位置都属于中心区域,拆迁户现居房屋可实现1:1面积置换新建的电梯楼房,政府以3030元/平方米的价格置换给拆迁户,而同地段同类型的商品房价格约5500元/平方米。

旧房换新房,小房换大房,“群众能享受城市扩容提质的红利,对我们的工作就会理解和支持。”梅江区区委书记潘小韬表示。

依法依规保证拆迁“三公”

“梅州市进行征拆时,一个特点就是:政府主导,依法依规,公平公开公正(下面简称‘三公’)。”梅州兴宁市委书记陈略宇说,去年兴宁市征拆量是前十年总量的3倍,完成征地4092亩,拆迁房屋44.1万平方米。

“三公”体现在征地拆迁的每个环节。在“芹洋半岛品牌发展区安置区选房展示厅”,公开栏上,清楚地登记着拆迁户的选房情况,以防有人徇私。

“三公”原则还贯穿整个被征房屋的丈量和评估中。从工作队进入村里后就全程录像,丈量工作由第三方负责,结果在媒体上公示。征收补偿材料由区财审小组、市征地和土地储备中心、市财政局三部门层层审核。

也有个别村民有意见,如兴宁还有2户没有同意拆迁。陈略宇说,对于这两户不愿拆迁的,目前正在走法律途径,保证整个过程依法依规。

访谈

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

“面对矛盾,政府不能一味地堵”

“我是朱泽君,梅州的市委书记,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今年初,梅州市委书记朱泽君带队到江南新城征地拆迁现场调研,面对几名反映问题的村民,他没有回避,认真听取群众意见并现场研究协调,使村民反映的问题及时得到妥善解决。近日接受南方报业联合专访时,朱泽君说,将矛盾化解在基层,最重要的是领导一定要敢于面对群众、敢于担当,不要回避矛盾,要用人性化、法制化的视角化解矛盾。

为公还是为私,群众心中自有一杆秤

记者:征地拆迁容易引发社会矛盾,梅州采取了哪些措施?

朱泽君:最重要的是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征地拆迁矛盾如果处理不好,容易发生系列矛盾。我们好心为群众办事,群众如果不理解、不领情,这就是矛盾。但话又说回来,群众眼睛是雪亮的,为公还是为私,群众心中自有一杆秤。

在推进江南新城过程中,我们成立了11个工作队,我挂点负责的村有1600户,涉及五六千人,拆迁户最多。市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等班子成员都挂点,进村入户剖析解决问题,每月通报进度。当初群众不理解为什么要搞拆迁,总说风凉话。现在领导挂点,广泛听取群众发自心底的意见和建议,及时完善决策、纠正失误,这也是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过程。

一定要敢于和群众对话

记者:直面基层矛盾、化解基层矛盾的过程中,有哪些深刻的体会?

朱泽君:关键要公平公正。有时做通一户工作可能要3个月甚至半年。前段时间我去江南新城调研,听说领导来了,有人在那吵吵闹闹,工作人员拉住我说“书记,你不能去”。作为市委书记,面对群众,怎能回避?我觉得一定要敢于面对矛盾,要敢于和群众对话,要善于听取大家意见。看到群众闹矛盾,开车掉头就走,这是逃兵,矛盾不可能解决。

见到群众后,才知道原来是群众搬迁的过渡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这就要善于换位思考,更要将心比心。我们后来提出通过租房等方式过渡。这就是“心中没鬼不怕鬼”。如果拆迁这个工程是给某个领导牟利,就讲不清了。因此,梅州征地拆迁由纪委、公检法全程监督。

发展成果由群众共享

记者:梅州如何将征拆引发的矛盾,化解在最基层?

朱泽君: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群众对党委政府是否有意见,取决于我们的出发点是否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发展成果由群众共享。我们做决策、办事情时,要注重算好三笔账:一是多少群众得益,二是群众得了多少利益,三是群众是长期得益还是短期得利。江南新城经两年谋划,群众从不理解到理解,从半信半疑到深信不疑。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政府不能一味地堵,要疏堵结合。比如,农村建房乱,问题在下面,根源在上面。有的领导责怪农民说“素质差”,建的房子像火柴盒、集装箱,破坏了城市形象。但细细想来不是这么回事,这完全是各级党委政府引导规范不够、管理不力而导致的。所以我们去年用了一年时间研究,出台了三个文件,让农民有规可依。

采写:南方报业联合采访团

南方都市报记者 涂峰 南方日报、南方农村报、南方网联合报道

总策划:莫高义 张东明 王更辉 总指挥:曹轲 任天阳

统筹:李艳 韦中华 刘丽君

(原标题:拆了5700间房 实现零群访)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官网登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