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越狱疑犯庭审质问同伙:怕死你是不是男人

28日、2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哈尔滨延寿越狱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高玉伦、王大民、李海伟犯有暴动越狱、故意杀人、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等罪名。在庭审期的最后环节——被告自述时出现了意外一幕。被告人高玉伦放弃了自述,转而不断地质问同案案犯王大民。

2014年9月2日凌晨4点左右,延寿县看守所高玉伦等三名在押人员杀害了一名管教,抢走一部手机和衣物后脱逃。三人逃脱的第二天,王大民和李海伟先后落网,高玉伦在逃脱后的第10天被警方抓获。

今年4月28日,在庭审时,3名被告人否认故意杀死管教民警,他们计划“只想逃跑,不想杀人”。被告人李海伟始终强调自己无罪。王大民始终表现出悔罪的态度。但涉及到关键问题,他将责任推卸给高玉伦,并且不断地自我辩解。

29日上午,延寿杀警越狱案的庭审进入尾声。轮到高玉伦陈述时,他却放弃了最后机会,并向身边的被告人王大民发问:“王大民,你当时(越狱时)寻思啥?现在怕死了,你是不是男人?啊?”

庭审最后,被害人家属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共计100万元。高玉伦当庭表示认罪不上诉,民事赔偿部分听从法庭宣判不调解;王大民表示将全力赔偿被害人;而李海伟则称自己没有杀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没有赔偿责任。最终结果,法院将择日宣判。 据央视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9岁男童是怎么成“干尸”的

我最想求解的是,救助站为什么在男童死亡那么久及至成为“干尸”后才登报发出寻尸启事?以此为线索,我们可以发出一连串的追问:死于何时何地?怎么死的?尸身上的伤痕怎么来的?死前有否送医诊疗?死后存放在哪里?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寻尸消息?


汪国真逝世:谁比谁活得更长

这番感慨,是因为刚刚逝去的汪国真,连日来招致各种调侃嘲讽,从否认诗歌作品,走向鄙薄人格。如此对待过去,对待人生,对待生命,我觉得太不真诚,太不客观,是一种很虚伪的文化生态。


小学生告别信如同啼血告状信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特别又是女孩子,最该是如花蕾一样的年龄,她们本该是无忧无虑、如诗如歌、天真活泼的年龄段,而现在这个女孩子竟然叹息“活得太累”,以至于拿上一百元就要家出走了,这不禁令人痛心,更让人百感交集。


你永远无法将汪国真逐出时代

始料未及,对于诗人的早逝,网上一边是如潮而至的哀悼与回忆,另一边是汹涌澎湃的批评与反思。对汪国真表示好感的人,夹杂着自己对已逝青春的纪念。有些人说,琼瑶的小说、三毛的散文、汪国真的诗歌以及庞中华的字,构成了人们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共同记忆。

此条目发表在亚搏体育官网登录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